從歷史出發,看DeFi的前世今生及未來展望

發布時間 :2021-01-15 10:51:05 作者:

去中心化金融(DeFi)是什麼?它從何而來?2020年DeFi領域有什麼值得回味的事情?它的未來將何去何從?您將在這裏找到上述問題的答案。

讓我們先從頭說起。

儘管去中心化金融沒有具體的誕生日期,但是一些重要的歷史事件卻使DeFi的出現成為了可能。

比特幣

第一個重要事件是中本聰在2009年發明了比特幣。

不管比特幣是否應該被歸為DeFi,但它的誕生是整個加密貨幣行業的關鍵推動因素,而去中心化金融則是加密貨幣行業的一部分。

比特幣允許用戶以一種去中心化的方式在世界各地進行支付,而支付領域隸屬於金融,因此在我看來比特幣也可以被當做DeFi。

但最重要的是,比特幣支持了以太坊的創建,它是所有頂級DeFi協議的默認區塊鏈。

以太坊

儘管人們向世界各地發送比特幣很酷,但金融還不止於此。每一個健全的金融體系都需要一系列其他重要的服務,如借貸、交易、融資或衍生品。

比特幣的語言(稱為腳本)相對簡單有限,它不適合部署上述應用程式。比特幣語言的局限性是促成Vitalik Buterin(V神)創建以太坊的最重要因素之一。

以太坊於2015年推出,並迅速開始吸引越來越多的開發者,他們想要構建各種去中心化應用,從遊戲,如CryptoKitties,到金融應用。

以太坊憑藉其圖靈完備編程語言的穩定性和用於創建新代幣的ERC20標準,迅速成為一個可用於構建的智能合約平臺。

Maker

這讓我們想到了以太坊上資歷最老的DeFi專案之一——Maker。

Maker是一個允許創建去中心化穩定幣DAI的協議。該專案是由Rune Christensen在2014年創建的,他受到了另一個由Dan Larimer創建的區塊鏈專案BitShares的啟發。

Venture Capital資助了Maker的開發,該專案最終於2017年底啟動。協議的第一次迭代是單擔保DAI (只支持ETH作為擔保品)。這一計畫後來擴展到2019年底推出的多擔保DAI。

Maker仍然是DeFi最重要的專案之一,顯然也是整個去中心化金融領域的先驅之一。

EtherDelta

另一個值得一提的專案是2017年非常受歡迎的EtherDelta。

EtherDelta是第一個建立在以太坊上的去中心化交易所(Dex),允許用戶可以無許可的交換ERC20代幣。

該交易所基於交易委託帳本(order-book)。正如我們所知,在第1層構建交易委託帳本交易所是困難的,這通常會導致糟糕的用戶體驗。儘管如此,特別是在ICO時代,EtherDelta是交易不同ERC20代幣最受歡迎的交易所之一。

不幸的是,該交易所在2017年底遭到駭客攻擊。駭客獲得了EtherDelta前臺的訪問許可權,並將流量代理到一個了釣魚網站,最終詐騙用戶約80萬美元。

除此之外,EtherDelta的創始人還被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SEC)指控在2018年經營不受監管的證券交易所,這對Maker來說是致命一擊。

ICO

同樣在2017年,以太坊的第一個重要用例之一ICO(首次代幣發行)盛極一時。

新專案不再使用傳統的方法籌集資金,而是開始提供自己的代幣來交換ETH。雖然去中心化融資的理念在理論上是不錯的,但是多個被炒作的專案在連白皮書也沒有幾頁的情況下籌集了大量資金。

在大量的ICO專案中,也有很多我們今天將其歸類為DeFi的專案。

ICO時代最著名的DeFi專案有:

Aave -借貸

Syntix(以前稱為Havven)——衍生品的流動性協議

REN(以前的Republic協議)——提供區塊鏈間流動性訪問的協議

Kyber Network——鏈上流動性協議

0x ——一個允許點對點交換資產的開放協議

Bancor——另一個鏈上流動性協議

有趣的是,儘管2017年ICO熱潮聲名狼藉,但當時出現的一些專案現在被認為是DeFi的頂級協議。

當時的一個主要突破是讓用戶與包含多個用戶共同資金的智能合約進行交互,而不是直接與其他用戶進行交互。

這創建了一個新的“用戶到合約”模型,它更適合於去中心化的應用程式,因為它不需要像用戶到用戶模型那樣與底層區塊鏈進行那麼多的交互。

在ICO熱潮結束、熊市開始之後,DeFi經歷了一段相對平靜的發展期。但實際上,一些主要的DeFi協議正在這段時間緊鑼密鼓的構建著。

我通常把這段時間稱為“前COMP時期”。

我們稍後將瞭解為什麼Compound的COMP流動性挖礦是DeFi的一個重大突破。

在我們討論這個問題之前,讓我們先探索一些在DeFi發展平靜期中其他重要的協議和事件,它們發生在這段看似平靜的時間裏。

前COMP時期

2018年11月2日,Uniswap的初始版本發佈到以太坊主網。這是它的創造者Hayden Adams一年多工作的巔峰時刻。

Uniswap顯然是DeFi領域最重要的專案之一。與EtherDelta不同,Uniswap是建立在流動性池和自動做市商(AMM)的概念上的。它再次利用前面討論的用戶到合約模型。

Uniswap的第一個版本完全由以太坊基金會資助。

2019年7月,又發生了一件重要事件。Syntix推出了第一個流動性激勵計畫,該機制後來成為2020年DeFi之夏的關鍵催化劑之一。

此外,其他多個DeFi專案在2018年至2019年期間在以太坊主網上推出了他們的協議。其中包括Compound,,REN,Kyber和0x。

黑色星期四

2020年3月12日,由於對全球對新冠病毒肆虐的擔憂,ETH的價格在不到24小時內大幅下跌超過30%。

這是對仍處於起步階段的DeFi行業進行的最大壓力測試之一。由於多個用戶試圖增加不同貸款的抵押品或試圖在不同資產之間進行交易,以太坊的gas費用大幅上升至超過200 gwei(在當時來看確實很高)。

受此事件影響最大的協議之一是Maker。由用戶抵押的ETH貶值引起的清算潮導致Keeper bots(負責清算的外部玩家)可以通過0DAI買到ETH。這導致了大約400萬美元的ETH缺口,這個問題後來通過創建和拍賣額外的MKR代幣進行補償才得以解決。

當然,即使像黑色星期四這樣的事件可能相當嚴重,它的出現還是讓整個DeFi生態系統變得更加強壯,反脆弱能力越來越強。

DeFi發展的主要時期——“DeFi之夏”隨之而來。

DeFi之夏

DeFi之夏的主要催化劑是2020年5月Compound推出的COMP代幣流動性挖礦專案。

DeFi用戶開始通過在Compound上進行借貸來獲得獎勵。以COMP代幣形式出現的額外激勵,導致不同代幣的供應和借貸的年利率大幅上升。這也促進了Yield Farming的發展,因為用戶可以不斷在借貸不同代幣之間切換,以此來獲得最佳收益。

這一事件也催生了一波其他協議通過流動性挖礦來分發他們的代幣,並創造處越來越多的Yield Farming的機會。

它還創建了Compound治理,使用COMP代幣的用戶可以對協議的不同擬議更改進行投票。Compound的治理模型後來被其他多個DeFi專案再次利用。

另一個主要的DeFi協議——Yearn Finance借著這股浪潮誕生了。

該專案是由Andre Cronje在2020年初開發的一個收益優化器,它專注於通過自動切換不同的借貸協議來將DeFi賺錢的能力提高到最大。

為了進一步將Yearn去中心化,Andre決定在2020年7月向Yearn社區分發治理型代幣YFI。

YFI代幣完全通過流動性挖礦來分配,它沒有風投,沒有資方獎勵,沒有開發獎勵。這一模式吸引了大量來自DeFi社區的支持,鎖定價值超過6億美元的資金流入了流動性池子。

YFI代幣的價格在Uniswap上首次上線時約為6美元,不到2個月後,每個代幣的價格就超過了3萬美元。

就像DeFi中所有具有開創性的專案一樣,Yearn的成功很快就被其他團隊所效仿,他們推出了類似的專案,只不過是在原有專案的基礎上做了一些細微的改變。

另一個因其獨特的彈性供應模式而開始獲得越來越多關注的專案是Ampleforth。

這個模型很快被另一個DeFi協議Yam借用並進行了迭代。

經過短短10天的開發,“Yam”於2020年8月11日推出。

YAM代幣是按照YFI的精神分發的,該協議很快開始吸引大量流動性。

該協議旨在通過獎勵COMP、LEND、LINK、MKR、SNX和YFI的持有者在Yam平臺上對於他們的代幣進行staking來持續吸引DeFi社區的流量。

在該協議鎖定了5億美元的總價值後,僅僅一天的時間,rebase機制就發現了一個嚴重的漏洞。該漏洞雖然只影響了其中一個池(yCRV-YAM)中的一部分流動性提供商(LP),並且他們後來曾試圖重新推出該協議,但這已足以讓人們失去對Yam的興趣,。

隨後出現的SushiSwap。該協議由一個匿名團隊於2020年8月底發佈,引入了吸血鬼攻擊(Vampire Attack)的新概念,目的是吸走Uniswap的流動性。

通過用Sushi代幣激勵Uniswap的流動性提供商,SushiSwap能夠吸引多達10億美元的流動性。

在SushiSwap的主要開發者ChefNomi出售了他所有的SUSH代幣之後,該協議最終將Uniswap的大量流動性轉移到他們的新平臺上。

DeFi 之夏期間推出了許多不同品質的專案。它們中的大多數只是現有開源專案的迭代,試圖從一個全新行業的過度繁榮中獲益。

繼“Yam”和“Sushi”之後,還有很多以不同種類的食品命名的專案正在啟動。比如Pasta、Spaghetti、Kimchi,,HotDog等。幾乎所有專案在吸引了大量關注的一兩天後就失敗了。

DeFi 之夏的最後一件大事是Uniswap代幣UNI的發佈。Uniswap之前的所有用戶和流動性供應商都獲得了價值超過1000美元的空投獎勵。此外,Uniswap在4個不同的流動性池中啟動了流動性挖礦專案,吸引了逾20億美元的流動性。其中絕大部分都是從SushiSwap手中搶回來的。

在DeFi之夏期間,DeFi的所有關鍵指標都得到了顯著改善。

Uniswap的月營業額從2020年4月的1.69億美元上升到2020年9月的150億美元,大幅增長了近100倍。

鎖定的DeFi總價值從4月份的8億美元上升至9月份的100億美元,增加了超過10倍。

轉移到以太坊的比特幣數量從4月份的2萬枚增加到9月份的近6萬枚,增加了3倍。

DeFi之冬

當然,從長期來看,DeFi的熱潮是是不可持續的。2020年9月初,市場情緒急轉而下。主要的DeFi代幣開始迅速貶值。來自分佈式代幣價值的流動性挖礦收益也變得越來越低,寒冬已經來臨。

在整個9月和10月份,儘管DeFi生態系統仍然非常活躍,開發人員繼續構建新的DeFi協議,但負面情緒仍然蔓延著。

DeFi市場終於在11月初觸底,一些頂級的DeFi協議比幾個月前的歷史高點下跌了70-90%。

在快速反彈超過50%之後,DeFi市場又開始呈現上升的趨勢。

有趣的是,在DeFi之冬,Uniswap的容量仍然比2020年初高得多。此外,鎖定在DeFi的總價值在年底一直呈上升趨勢,超過150億美元。

當然在整個2020年,DeFi行業也一直受到多種駭客的困擾,比如bZx, Harvest, Akropolis, Pickle。

2020年底,隨著比特幣突破2017年的歷史新高,看來DeFi正在為新一輪拋物線上漲的走勢做準備。

未來展望

展望未來,DeFi的前途是光明的。

DeFi的開發人員在不斷構建新的創新專案。

以太坊2.0、第2層解決方案甚至其他區塊鏈的形式也將進行擴展。這將允許一組新的用戶開始參與DeFi。它還將有助於發現新的用例,這些用例以前由於高昂的網路費用而不可能出現。

將新的、更傳統的資產通過代幣化或創建它們的合成版本帶入DeFi也將開啟全新的機遇。

在第2層上的DeFi、以太坊2.0上的DeFi、比特幣上的DeFi以及其他鏈上的DeFi之間的競爭也將扮演重要角色。互操作性協議和跨鏈流動性可能會變得非常重要。

其他領域,如信貸授權和低擔保或無擔保貸款,也在探索之中。

這一切將在2021年開始變得逐漸清晰。

上壹章